◆绿化新闻

发展竹木混交林 北方冬季绿意浓

发布时间:2015-09-30 16:52

  很久以来,北京冬季枯燥荒凉的景象,让我感到无法忍受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最近几年中,在北京的玉渊潭、紫竹院、龙潭湖、陶然亭等公园里,我看到了一些面积虽然不大却很有说服力的竹木混交林,生长情况都相当良好。

        由此,我的思路豁然开朗:改造北方冬季落叶枯枝荒凉景象的一个好方法,就是发展竹木混交林。

        2012年7月25日,我去玉渊潭公园时,进入园区向着湖面走去,要穿过一片丘冈上的林区。只走几步,一个在北方林区从未看到过的现象让我惊喜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要适应樱花季节游人众多的需要,这里的路都比较宽阔。路两旁栽种着比较宽的竹林带,颇为雅致。令我惊喜的是,这些竹子在这里表现出了惊人的繁殖能力。秘密就在于竹子的繁殖靠的是那根长长的竹鞭;竹鞭向前伸展,她的每一个节点都能够向上长出一根竹子来。于是就产生了竹木混交林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混交林,在我国南方亚热带地区分布相当广泛。而在北方温带地区,没有看到竹子的天然分布,也就没有办法形成竹木混交林。这是我在北方看到的唯一一处竹木混交林的雏形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叫雏形?因为那些勇敢的竹子,的确是向着略高一点的低丘上的阔叶林爬了过去,而且已经长出了一些新竹。但是,她们伸进阔叶林的尺度真的还不够大,真正的竹木混交林当然远未形成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让我高兴的是,这虽属雏形,却已经出现,是一个让人欣喜的苗头,肯定还会发展的。为什么会发展?因为她可能成为北方的一种新的很美的林型。

        同年8月,我去了紫竹院公园。两三个小时之内,我边走边看边想。我的心情一直处于兴奋之中,没办法平静下来,因为这是一座有山有水有绿色植物覆盖的山水文化园林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大片小片的竹林中,不用特意寻找,从进门到离开,高雅俊美的紫竹林不断地进入我的视野。她们不高大,3米左右;不雄伟,茎秆较细。她们安静到了极点,非常乐于这种纯真的生活,一点也没有炫耀自己的表现,却万分招人喜爱。我想,我们大家都应该学习紫竹,像她们那样有一个纯洁的心灵、一种高雅的风度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竹子占了绝对的优势,这个园林是常绿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整个北京的城市绿化来讲,最大的问题是落叶树的比重大大超过了不落叶的针叶树,使得从晚秋到来年春天的几个月内,人们在一种相当枯燥的环境中受到的是煎熬。

        北京为什么不肯在提高绿化质量上多花点钱呢?看着眼前大片大片的翠绿竹林,我想,紫竹院公园第一条大新闻,就是北京只要用比较大的力量来扩大竹林面积,就会相当有助于改变落叶树多、冬季一片枯黄的窘境。要是把那些落叶树去掉,换上常绿的竹子,加上一定分量的常绿针叶树,那么,北京城市的绿化形象就会有相当大的改变。

        实事求是地说,北京街头这几年竹子的面积确实有所增加,但是增速简直是慢上加慢,慢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说玉渊潭还只是一个苗头,整个紫竹院就是一大片竹木混交林。她不是苗头,而是发展得相当完美的竹木混交林了。这是我在北京看到的第一片让我心醉的竹子占绝对优势的林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看到过一些人工混交林,基本上采取块状和条状的形式,就是每一块或每一带栽植不同树种,形成混交。这种混交林最大优点是非常有利于防止病虫害。紫竹院的竹木混交林,完全是不规则的,没有格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是在保留少数原有树木的前提下,在所有空地上营造了竹林。不是块状,也不是带状,是一片片的竹林把原有的树木包围了起来。被包围的大部分是落叶阔叶树,也有小部分针叶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竹木混交林的意义,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改善我们的环境,让通常落叶枯燥的季节有浓浓的绿意。我想,紫竹院已经搞了几十年,这种竹木混交林的可能性不应该存在什么疑问,而且,好像也不存在什么高深的技术,最简单的办法是把竹子栽植在落叶的阔叶树旁,她们自己就会把长鞭深入地下,逐步发展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在北京生活了六十年。我看到,街巷两旁的行道树,大体上是槐、杨、白蜡等,无一不落叶;但只要在她们的空隙间栽植上竹子,落叶季节的枯燥情景会马上改观,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抵消枯枝落叶给人的烦恼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找到紫竹院公园管理处的园林科技所。一位40岁上下的女同志给我介绍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,公园大力引种竹子,“见缝插竹”“以竹取胜”。到今年,近40年过去了,已引种成功70种。正在引进中的有30种,引进试验还没有最后得出结论。

        引进成功的70种竹子,除了在本公园大力推广之外,更推向了北京市。我们看到北京街头日益增多的大大小小的竹林,就是紫竹院的功绩。至少对我来讲,这条新闻价值太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也有引种不成功的。例如,经济价值最大的毛竹(南竹),在长江流域种植非常广泛,引种到北京,虽然可以成活,但不能抽出繁殖用的竹鞭,不能推广。

        女负责人特别告诉我说,她们在地被竹研究方面取得的成果,已经引起大家的注意。地被,就是大地的被子。又矮又小的竹子,能够覆盖地面,而且都是些非常好看的竹子。不用经常浇水,可以代替用水量很大的草坪。这种地被竹,已经试验成功好多种,并且开始推广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国水源相当匮乏,而城市广场绿地日益发展,草坪用水量成为头痛的问题。紫竹院地被竹这项科研成果实在叫人振奋。竹子研究的前辈专家称赞这项成果代表了中国的水平,我认为这真是大到无法估量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特意去看了竹种园里的好多种地被竹,如飞白竹、飞黄竹,还有一种白纹椎谷竹,都是竹类中的“美人儿”,用她们组成的竹坪,不知道会有怎样的观赏效果呢?

        在回去路上,我特意对地被竹作了观察。由公园的东门走向西南门,我至少看到了十几片美丽的地被竹。她们分布在一些坡地上,把坡地覆盖得严严实实。最大的一片是在最西南的一角,一面不算小但比较缓的山坡上, 密密麻麻覆盖着的,完全是地被竹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龙潭湖公园,也栽植了大小不一的竹子。其中一小片绿竹,包围了几株树龄不小的龙柏。绿竹包围中的几株老龙柏,硬是改变了极慢的生长速度,几乎是施展尽了自己向高处伸展的本领,很快就使得自己的高度同绿竹一致起来。这也可以叫做竹木混交,只是没有形成规模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陶然亭公园,我同样看到了另外一个更加振奋的现象:竹林包围着好多株高大的树木,竹子长势旺盛,大乔木在竹林中生长情况良好。竹子是浅根植物,而乔木一般是深根,两者根本不存在任何夺取营养的矛盾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将近40年的野外生涯,至少有一半在南方的大自然中度过。许多种高大挺拔的原始林、人工林,让我的内心受到了空前的洗礼。我几乎喜欢大自然中的一切林型,当然包括竹木混交林。从我个人爱好来说,我更加欣赏竹木混交林异样的美感。她把森林的单一的深绿色,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变成了深绿和浅绿两种颜色,增加了色彩的多样性。重庆金佛山的方竹林、云南勐养的大面积竹木混交林、武夷山的大竹岚、湖南桃源洞和湖北咸宁的竹木混交林、浙江安吉和陕西秦岭北坡的竹种园……所有这些秀美的林子,都牢牢镌刻在我的脑海深处。

        近几年,我在北京的几座公园里看到了面积不同的竹木混交林,勾起了对于南方那些美丽的竹木混交林的回忆,让我欢乐无比,情绪不可抑制。栽植者未必有意,我却从中看到了一种巨大的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 还在600前年,竹子就已经来到了北京,在北京北部郊区红螺寺有那么一大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说明,北京和北方许多地方完全有条件发展竹木混交林,从而改变冬季落叶枯枝的凄凉景象。在今天,党和国家已经提出要大力发展生态文明、建设美丽中国,我想,大力营造竹木混交林,应该是建设生态文明的一个比较重要的措施。

        (作者为光明日报社离休高级记者)
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2-2015 北京禾木嘉林业发展有限公司微信/QQ:327790549  
电话:010-89686577 手机:13910192050 联系人:刘先生 地址:北京市怀柔区怀北镇

网站地图

 

澳门真人赌场 立博 博彩 澳门真人赌场 澳门娱乐城官网 香港赌场 永利棋牌 皇冠比分网 博彩 tt娱乐 博彩公司排名 博彩 网上博彩 博狗博彩 博彩网站排名 新葡京娱乐场 博彩网 威尼斯人 皇冠网址 博彩 大赢家即时比分